LJ-晔

面对自己

上周本想去汕尾找胖子聊聊,顺道看看海,放松一下。我一五一十地告知妈妈我的计划,因为下雨她不同意我去,担心我的安全吧。那好不去就不去,结果第二天,她告诉我她要下来,因为是叔叔的生日,吃了再开车回广州,不用自己约车回广州。身份证上的生日,就我所知的他在五一已经过了农历的生日,我也订了蛋糕给他,他回来以后也吃过了,就是我确实不喜欢这种场合,如果是我们3个还好,出去吃饭,和很多人,同事,领导,老板。就是喝酒,和我妈吃饭,还要装作不认识她,喊她阿姨,或者嫂子,我什么时候都不喜欢这样。我一开始和她说了,我不去,也骂她,但是她呢,让叔叔给电话我,我也说了不去的,只是在叔叔再三邀请下就去吧。饭局上我说要帮领导开车就没喝酒,哪曾想到我的主管领导喝趴了,要我照顾。即使这顿饭有龙虾,三文鱼,希鲮鱼刺身这些,但是确实如坐针毡啊。叔叔是把我当成孩子叫过去吃饭吧,不过除了我们3个以外没人知道这层关系,所以呢我最小,就要干点小弟的活咯。

主管领导喝醉了,我开他车送他回去,扶到家门口,他一边吐,一边坐,还要简单给他擦一下车,实话实说我不喜欢干这样的事,但是没办法,我又不能不管,其他人都喝了怎么办呢,代驾一时半会找不到,他也开口了,只能硬着头皮送咯。本身就不开心的我,压抑到了极点,送完领导就打电话骂我妈,发短信指责她原来不让我去汕尾是来当车夫,我冷静下来当然知道这非她本意,我说她无耻,没有把我当成她自己的儿子,次次在公众场合都要装成不认识的样子,我不喜欢这样,也不喜欢这样的酒局,拼命地喝,喝趴了开始吹牛,擦鞋,然后我没醉每次都要照顾他们。刚来的时候,确实是很感激叔叔照顾我,也一直照顾妈妈,所以每次他叫我吃饭我也去,喝酒我也喝,但是呢确实不喜欢啊。喝多了,脸红妈妈在的话,也会说我,那不喝就是不给面子怎么办呢。后来妈妈让我喝酒开车送他回去那次以后,我就说了不去,除非是单独吃饭。不过那天我很可怕,像摔倒在地上,抓一把沙子一样,不停地骂她,说我讨厌她。反正很过分,也是因为我介意她总怪我,说我借口多,说我耽误她幸福,说救我借口最多,我想了想其实很多破事都是因为她,我指责她其实是她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妈妈像她这样的,就是我还是怪她。哪怕全世界都和我说,妈妈真的很爱我,很疼我,我不喜欢这样,她每次都说我如果她的父母能有她给我的条件,她肯定怎么样。

我想这就是原生家庭的创伤吧,她的家庭欠缺的,她想弥补,而我呢,因为父母的事,或多或少受她影响,变得很敏感,自尊心很奇怪,平时看似脾气很好,实则没办法宣泄的时候,总是想的很极端,不合我意就是错的,就是不尊重我的,就是欺负我的,很不好,像失控的怪物,情绪控制不住,只想控诉自己的不忿。越来越像她,叔叔或者外婆都说我是善良的人,我不以为然。我不知道哪种我才是真我,又陷入到自我怀疑之中,我有些抵触,只要心是善的对错都是别人的事,因为不能因为自己的心让别人受伤。又牵扯到,我始终在感情里害怕自己辜负对方,伤害对方。事实也成真了,我兴许是没有伤害过人,又或者有,最终每次被丢下的还是我。都快25了,还是怕自己孤单一个,享受独处是独处,我总觉得妈妈有叔叔,爸爸有喜欢的阿姨,而我呢,我喜欢的人,说好不放弃的人,都离开了我,而且离开的很熟练,这是我不甘心的地方,为什么你们一点也不受到影响的呢。朋友就更加了,越走越少。性格越来越古怪,脾气暴躁,悲观,觉得自己是不幸的,为什么老是我呢,很多不幸的事,委屈都在心中,过去的介意根本没法释怀,一崩溃,或愤怒,又老是拿着个说事。

我现在明白我最害怕的是我自己,我狂怒之下说出的话,宣泄了情感,却伤害了所有人,妈妈,猫哥,小学姐。妈妈是介怀的,但是仍旧是疼我的,母子关系走到这种地步确实不堪。

至于另外两位,哪能不害怕我呢,我介意她们有些话很伤人,为了所谓的表达情感就骂人。然后隔了一段时间以后又想对方,还能做朋友,又那有可能呢,其实都怕我吧,或者变成了不值得深交的人,反正难过的时候还是遗憾。真我,就是这样的,分不清喜欢,爱的也不够深,和父母相处恶劣,最难面对就是自己。

缘分与际遇

周末去了爸爸那里,在龙归城的集市见到了好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梓健。她在一台车后面卖衣服,背着一个收钱的袋子,纸皮上面写着10元一件,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她像我的老同学,后面我看到她妈妈坐在副驾驶位上,我就确定是她。不知道为啥,对她妈妈的印象比较深刻,兴许是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几次。梓健和我还有何倩都是语文科代,她还是女体委厉害吧。初识她的时候,她比较酷,短头发,扎脚裤,话不多,那时候的我比现在还怂,不敢和人说话的。后面也只是只言片语,才知道我们原来是同一个小学的,她就在隔壁班。缘分吧,那会可能受香港黑社会电影的影响,再加上梅花风气不那么好,流行跟大哥这种东西。她在学校外面是和东环的朋友们算是一起的,就江湖气息吧。

后来我跟着阿鸡,阿宁他们学打球,她看见我笨手笨脚的样子,笑我她一只手也能打赢我,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是喜欢装酷,有偶像包袱。也没厉害到那个地步,本身交集也不多,不敢惹。再然后,到初二下的时候,因为她喜欢写作,她去找老师要了一个科代。说实话我那时候很不好的一点就是,觉得她不读书的那种,但是看过她写的东西,觉得她文笔确实很好啊。还是杰伦的粉丝,那会我们男生经常嘲讽她偶像吐字不清,反正就是抬杠。我那时候主要就是打杂,何倩去拍拖以后,基本都是我来和稀泥,梓健帮我这样。她还是认真学语文的,也有用心在做好这件事,她在期末的班会上还唱了杰伦的说好的幸福呢,超洗脑的。我们渐渐话多了起来,初三要体育中考,我是困难户,要不停地加练,她是女生里面比较快的了,就偶尔会碰到她。

后面体育老师为了刺激我们把我们几个慢的和她们快的一组,那时候就要脸的嘛,拼了命地跑。我们关系好了很多,交流了很多,当然内容比较粗鄙。后来她被班主任安排到我旁边,我们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我写其他科的给她抄,她写语文让我偶尔偷懒。我和她在花名册上一起忽悠老师,关系是好了,她脾气也好了?后来不知道是她和男朋友分手了还是怎么样,就那段时间情绪波动大,会跟我说一些事情,就不那么好的,她一下子好像崩了一样,就很灰,有点激动再后来拍完毕业照她没有来过学校了,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她离开前,严肃地说,要带我去见大哥们,但是我怕就开始疏远她。再然后她把我们qq全部删了,退了群,很熟悉的感觉。

直到前天,快10年了,有的人说她疯了,有的人说她妈妈怎么样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想想我们也曾是朋友吧,我自己也没有尽到做朋友的责任,胆小怕事,前天看到她扎着马尾,和当年的眼睛不一样了。那会她很够意思的,她手写了一张青花瓷的词给我,那个字很好看的。也不知道天意还是什么,就在很偏僻地龙归遇见她,但是我第一时间也没有打招呼,等我再回去的时候,她和她妈妈已经走了。还是犹豫啊,怕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在这里回忆一下。我有时候安慰自己,也许经历的事情是为了教会我们什么,而遇见老同学则是缘分吧。

初中毕业到现在,我经历了些事情,她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那天确定是她以后,感觉不是很好,觉得怎么会这样呢,不至于吧,际遇改变了我们,再次看到的时候,她也没看出我是谁,因为带着口罩,当然印象不深嘛。相识的时候还是10多岁的孩子,再见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就是感触有些深。

缘分让我们不认识到相识,到老友或者是兄弟,又因为际遇而受挫或改变,不理解而退却,最后又回到原点,再见不相识,时间改变了一切。

五一没有回封开 

而是和外婆去了羚羊峡

当然前一晚塞车够呛 

心情本不是很好 

但是今夜 

自己去岩前村

听了会歌 

喝了一杯威士忌 

一个人好闲适 

终于我一直憧憬着 工作以后 

自己去不吵不崩迪的酒吧

听听歌 像电影里面的中年人

一样 喝上一杯威士忌 听着歌 

享受着那一刻  也许是虚荣心作怪

但是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感受到内心的快乐 挺好的 

也许是自证了自己也能找到乐趣 

一个人到处去 一个人吃火锅 

一个人做菜 一个人做很多事

一个人去酒吧喝酒听歌 

其实也不是可悲的事  

只是我要的太多

挺好的 短暂的舒适

今年事很多,确实很多,自己的,网上的,国家的。最近渣男,渣女这个话题很热门。我忽然想起姐姐曾经说的话,她说我分手,不要太在意,遇到的太少,所以患得患失,得多谈几个。其实当时我我是很抵触这段话的,我觉得只要遇到一个喜欢且合适的就够了。经历那么多,干什么。原来感情这种事对错,又怎么样呢,很多事都是怎么样呢,没什么用的。纠结于此,徒劳。

直到现在,我看看自己的心态变化,确实是跌的多了,就了解自己了。我又何尝不是得不到,就说对方不好呢,搞得自己像个怨妇似的,就是希望得到同情。然后又很矛盾,是不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她就不好呢,不。只是不适合,说到底啥是适合我也不知道。之前很渴望能遇到一个了解自己的人,我也了解她,然后在一起。现在看来,懂又怎么样呢,了解又怎么样呢,世界上没有完全懂我的人,我也不可能完全懂对方,也许某个瞬间彼此了解,相知。但也有不懂的时候,这不是永恒的。

我仔细想想,一直以来,也试过很积极的样子,初中高中,大学的某部分时间,但是也并不没有什么意义。没有利用好时间,自我提升,学该学的。就是也没有说鼓励到人,虽然我以前很想倾听朋友心声,鼓励他们,就是产生好的影响,没有。也知道自己高估了自己,在很多朋友心中的位置,总是纠结于这个。我原以为我是个很不错的人,至少于朋友而言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或者好人,现在想想也不是,我也很在意自己的感受,当到达某个点我就会产生落差,愤怒诸如此类的负面情绪,也还是自私。

做个好人,做不到,脾气呢,也经常忍不住,心里面默认自己比一部分人经历的多,诸如老黄之类的(内心总是有我学过如来神掌难道要告诉你?)胖子哥才是好人,就很nice的那种。不过又有什么用呢,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不存在相互理解,这很难。现在才明白,现在很流行三观这个词,其实我想韩寒说的对的,你连世界都没见过,哪来的世界观。大都会以自身的经历,觉得男女就是怎么样的,人是怎么样的,和我前面提到的感觉差不多。所以现在特消极,或者说这才是本我,自私,易怒,不想迁就任何人。

都说应该为自己而活,但是哪有这么简单呢,说是什么都能说,做就不一定了,我说我等到疫情结束一定会去汕尾看胖子,今晚健身结束,想到这句话,我也许只能说说而已了,太多不确定了,原来这才是生活。听到凤凰花开的路口,我又触景生情,很讨厌这样,但是改不了,那天你们在吉珠,我们在一起那个画面,很温暖,那份情谊,比其他的更重。

我说希望行止由心,我很难,哈哈,所以我才希望,因为我得不到的。这是人生,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我是我妈说的没用的人,还是学姐说的极端的人,还是猫哥过去说的不勇敢的人。我想我是那种很难讨人喜欢的人,没信心的事会做,会担忧,但是说不出没问题,也会发牢骚,让人觉得这人不行。

有略微没那么难的事就是,每天快下班的时候,很累的感觉,那种很累很累,睡着了,就像你原本握着手机手不自觉松了那种感觉。挺好的,陈粒有首歌,空空,提到自我的隔阂。挺好的。

不知道,怎么开头。这周我去佛山请猫哥吃饭。原因是因为叔叔的事,妈妈说情况,我压力很大,精神很紧张的时候,语音猫哥说说话,她接了,也耐心听了,没有觉得我是个怪物,也没有说我需要怎么样,反而后面我紧张的,消极的情绪,缓解了,开始和她像以前一样扯淡,聊天,说游戏,说吃的。我当时说了,一定会去佛山请你吃饭,就当是感谢你。

我和猫哥的关系变了又变,这四年来,朋友,恋人,很尴尬的朋友(我觉得),又很好的朋友。她之前和我聊天也说了很多,我才知道,我是极少数的男生和她聊天的。她妈妈希望她嫁了,她妈妈偶尔也会提起我怎么样之类的。我也说了,肯定有人追她喜欢她,但是她自己也承认,不过她不想恋爱。我不禁惊觉,自己真的有问题,我是个爱而不得就会恼羞成怒,会妒忌,会尖刻的人,和我分开,就是不要我,放弃我。我很难不觉得对方是错的,是不好的,反正我受害人心理很重。我对猫哥也这样过,虽然不知道那时候她是怎样的情绪,然而呢,我对她已经没有了那种情侣间的感觉,就是会想的很多,想哄她开心,就是小心翼翼,那种心动的感觉,没有了。就是好朋友间的互侃,那种很平静的感觉,就是我喜欢不起来了。

我时常执着于,有没有人喜欢过我,我喜欢的不喜欢我,或者我是替代品呢,还是消遣品呢,我很幼稚地想我也想是唯一的,就是对方心里不一样的人。后面也会很敏感,怀疑对方是不是欺骗我,真的假的,包括猫哥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也有想过我们分手了,还是朋友是我放不下,那她呢,她是没喜欢过吧。爱应该是没有到达那个层级的,我花了很久才放下她。不再执着于和她有没有机会,能不能再来这种事了。

然后我喜欢上了小学姐,然后不欢而散,很好的时候很好,但是也时常患得患失,很焦虑,负面能量好多,敏感,给了学姐很大的压力,最后的时候,我不高兴,也很失落,然后失望,愤怒,搞绝交这种事,就像反击一样,不过我走不到人家的心里,她走出去了,也没陷进去过,就和那时候猫哥一样?(我不确定那时候互相抬杠是猫哥真的走出去了,还是已经放下了) 反正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指责学姐,和我当年说猫哥怎么样,一样。事后又觉得自己不好,但是难过的地方还是难过,很矛盾。

感情于我而言,终究是奢侈品,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怦然心动,是自我感动,心甘情愿是爱还是有目的,但是自己指责人家,也是对自己的伤害,说人家怎么样,其实就是我怎么样。我讨厌自己不被选择,害怕自己被否定,我也不知道自己了解不了解一个人。就已经懵了。我内心有过想法,是我和猫哥的初恋,我的问题给了她不想恋爱的原因,让她抗拒爱情。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是我无形中伤害了她。不过,这也是我想自作多情了,我应该是从没有能影响哪个人。

我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伤害了对方,不指望对方原谅。因为我同样记得她们说过什么,偶尔也会失落。所以很矛盾的状态,当猫哥仿佛失忆了一样,跟我说话聊天,没有远离我,反而越来越朋友,我内心更愧疚。过去的,已经改变不了的,失望又怎么样呢,是不是一致又怎么样呢。我过去也曾梦见过她结婚了,我很难受,梦里新郎不是我,但我也没看见是谁。也曾梦见小学姐和我好好地聊天吃饭,终究是现实不存在的东西。

我都觉得她们会遇到更好的人,不是我想遇到更好的人,而是我一喜欢就会觉得自己真的不好,不配,握不住的。更好始终有更好,不过到时候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什么都谈,互道晚安,到与我无关,这种事反反复复。累了。

幸运的是,猫哥昨天和我逛公园聊天,就是啥都聊,她的想法她的生活,我的生活,我的想法,两个老朋友一样,也算是知己?不过也害怕其实我也不了解她。总是害怕遇不到理解自己的人,懂自己的人,然而本质上我也是双标的人,更害怕有一天没有能够说说话的人,不过没有我又能怎么样呢?

不知道是我太复杂,还是社会太复杂,还是人太复杂,简单难得。

有好多话想说 没啥意思 算了 

奶茶到酒 


我的家乡也生病了,全省的唯一就在封开,我不曾想过我的小山城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进入大家的视野,被人所知。

确诊人数每日都有,封开封城了,整个肇庆市区,听到这两个字也为之色变,爷爷嬷嬷还有老爹都在县城,其实我还是挺担心的。每天都关注着江口的动态,看着分享的图片,心里很不是滋味,很难过,我的故里也生病了。和武汉的朋友们一样,我们的城市也生病了。曾经的县城虽然算不上特别繁华,但绝不至于如此萧条,整个县停下来了。

其实挺愁的,心情也不好,即使今天下午出现了阳光,我也还是开心不起来,自上班开始,天天加班,任务也不轻,想吃的也没有,每天单位,饭堂两点一线。郁闷啊,想说点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用。

每天早上起来也害怕自己体温高,每个人都在努力着,看到同事把家人送回他们的家乡,每天也是累的不行,晚上在办公室看着他们和自己的家人孩子视频,觉得这也挺好,挺温馨的。在这致郁的日子里,是稀少的安慰。

也太渴望疫情结束了,好起来,赶紧好起来,封开,武汉,整个国家,我想出去跑步,想吃螺蛳粉,想再见朋友们。

重要的你们也要保重。

立春

昨日立春,庚子年的春天已至。然而疫情还在蔓延,不安,焦虑仍在传播着,每天看着微博的新闻,既感动于人性的光辉,每一个挺身而出的人他们都是平凡人,甚至比你我更年少,义无反顾地付出,投入,哪怕生命的最后一刻。又郁闷于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人在添堵,发国难财的,给这场战役添堵的。情绪还是郁闷,焦虑,很急切希望这一切一起好起来。

我想武汉人民是特别无奈的,只是某几个人闯的祸,却要乃至整个湖北省都受到隔离,都被特别看待,退避三舍。隔断是对的,难免会让人心生隔阂。虽然我很郁闷,乃至沮丧,但是看到总有人在默默地奉献,他们是老人,年轻人,中年人,他们都是平凡人。证明着这个国度善良是存在的,他们才是希望的薪火。

胖哥很少打电话给我,今天和我聊天,告诉我他应该是不会再留在中山工作了,因为他父亲的肾衰竭的太厉害,考虑到年纪的原因不换肾了,因而需要隔日进行透析,他的家庭需要他留在汕尾了。我听后挺不是滋味的,胖哥在中山工作两年没存什么钱,回家也好,但是家人的身体这样的情况,很难不让人情绪低落。我的兄弟和我在中山的日子,虽然不是很富裕,有时候甚至拮据但是真的很快乐,那种很简单,烧烧烤,看看视频,就很开心的日子很纯粹。他和我说,不回中山是有些小失落的,不过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这几年经常聚聚已经很是幸运的事了。我想帮点什么,却发现能力太有限了,很无力,换肾需要几十万我没有,他工作嘛,我也没有头绪。他说要去厂里面打工,我挺难过的,我觉得他不需要这样吧,本可以更好吧。可是想到他一年年在中山这样,回家进厂也不是坏事。

人总是很矛盾的,道理读过很多遍,当你真正明白的是,却很难过,至少我现在是这样的感受。年初三那天,一觉醒来科比不幸遇难了,我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样的英雄怎么就走了呢。还有她那二女儿,今天为止我都不敢看他的视频剪辑,不敢想,怕自己又崩了。按照我们的理解,他妈的这个男人应该从火场里抱着女儿走出来啊,他创造了那么多的奇迹,是男人的极致。难耐生命是无常的,我还没准备好,不过所有的告别都是悄无声息的,我看不到他继续回到斯台普斯中心坐在那里,告诉大伙他还好。

同理的是,可能我很悲观,我听到胖哥家里的情况,我很难过,我知道他的父亲对于他很重要,这样的身体状态,会有未知的意外。我很想安慰他一切会好起来的,但是我说不出口。现在很难很难,未知的未来,苦总是多于甜的,只祈求他的甜可以值得他经历的一切。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难处,人类的悲欢总是不相通的,我不知道他的内心到底有多少苦涩呢。最后很多话只能变成两个字,保重。

人生太无常,我很感激遇到的你们,那些和胖你们在中山的日子,太好了,你们那时候的一言一行此刻都在我的脑海里闪过,这座城市与我而言是我的第二个家乡,比广州还有味道,很温馨,很有人情味。想起上次的士司机问我在这里住吗?和你的家人一起?我说是的。

立春,这天还是有雨,心底依旧没有什么脉络,也不平静,担心的事还是很多,未来看不到头,沮丧也在持续。但是这一切提醒我要珍惜眼前人,珍惜每一次遇见。

隔了好多年 年三十又可以和妈妈过了 挺开心的 我们两个在家守岁 虽然她也在看手机 但是这样的感觉就很好 

这个新年年味不浓,甚至有些冷清,因为疫情的原因,人人都戴着口罩,影院都关闭了,期待的电影没看成,拜年嘛基本都在手机了。 不安还是有的,希望情况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