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晔

国庆碎碎念

 国庆假期接近尾声,期间虽然有点奔波,不过也做了一些想做的事,纠结了某件事。假期的开始,去了一趟梧州,看了一部叫无双的电影,“有时候假的比真的好,只要我们尽量爱的真一点”?这句话让人印象深刻,细读有点味道。这部片子是近年来我觉得可以值得看第二遍的港产片,结果反转,有点好莱坞的感觉?




之后与家林逛了半个梧州,边走边聊,内容不外乎是未来,当下,他最近在看创世纪,从中也感叹到当年早点知道这些道理会不会不一样,接着不就是他家人支持他在中山置业,他本人最近崇尚科学饮食,我说你还喝奶茶干啥?他说及时行乐……专心研究禅学,分享了他最近还专门看一些关于冥想的书,学习冥想技巧,经过练习他觉得晚上睡的好一点,我试了一下效果目前不显著。但是通过冥想达到内心的平静,却是我想要的,因为有些东西一直在纠结着自己,哪怕可爱老师给了建议还是有点反复。确实有想约她,见见她,和她吃吃饭聊聊天,在臆测中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就是诱惑,很想很想再有那种感觉,另一方面有觉得见面了又怎么样呢?很矛盾也很反复,因为偶然的事,本身自己又过度敏感就开始心不在焉了,无法平伏。终于因为心不在焉,在坐车的路上,扑街了,两条腿都见红,疼痛伴随着移动的不方便,自讨苦吃😄。然后也许找到了借口也许摔醒了,就不那么去幻想了。顺其自然,遇到再说,不执着硬要见她了,像可爱老师说的,过去了,尽力往前走,不能把偶然的事,当作常态或者是其他信号,就不平静了……


      重点是得知华哥准备明天飞日本继续求学之路,今天瘸着腿也去永泰见上一面。离别每天都在发生,只是不希望有遗憾,华哥又称大佬,源于军训时他不怎么说话,一说话就一鸣惊人,酷酷的感觉。坦白说,大佬是我在理工认识的第二个朋友,初次见面大佬给人感觉文静好学,喜欢看书,一看就是半天。后来发现还是有些偏差的。军训刚开始不适应,我觉得还是辛苦的,但是和大佬一块打饭,装水,排队,偶尔偷懒,插科打诨,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广州校区的条件所限,晚上我们一块打三国杀,不懂就教我,或者他愿意跟我们一块打球投篮,跑步,有时候翘晚修,去打桌球,去网吧打英雄联盟,他教会我一些我此前都不玩的游戏,并慢慢喜欢打游戏,我们开始组团做作业,抱在一块。因为顺路的原因连回家都是一起回,后来去到中山校区,因为技术课有时候比较难掌握,大佬都会学会,再教我们,一块吃饭,把肉给我把菜给他,慢慢我们就成了一对组合或者我称之为兄弟一般。如影随形!大佬是华附出来的,人确实聪明,初时据说是他性格的原因及与家人的矛盾选择读大专,开始也很内向,但是混久了,也满嘴骚话,我们相识4年,每一年都会去他家聚聚聊聊。虽然其他人觉得大佬比较害羞,但是他说话总是很有条理,大专三年我们俩的作业技术部分完全离不开他,但是他也很倾听我的意见,按照我的想法,提供帮助。很多不会的,他带着,也没慌过。技术类课不会的,找大佬,有东西让人拿找大佬拿…… 想起来我很感激华哥,真的如兄长一样,能给人帮助,不只是在课上,就像打游戏,他带我们打,他技术是最好的,也不嫌弃我们菜,尤其是我,还总是带我们开黑,帮人上分。逆风靠大佬,顺风大佬打出来的,他也很少抱怨,输了就输了,不该放弃的时候也不随便放弃。那时候我的确是没想到看似没什么所谓的大佬,也是很值得学习的人。大佬,于我而言确实是如哥哥一样的,尽管年龄比我小,却在很多方面以身作则吧,也许他没意识到。大佬,想学的时候,却又无比专注,什么时候玩什么时候学很自律。 毕业后,你想清楚你要什么,要出国留学,读硕,知道了也很开心,但还是有点不舍,就是失去了依赖😄,以后技术活得靠自己,游戏也要靠自己了,战友也少了一个,预祝大佬明天一路顺风,以后顺顺利利完成学业。华哥你对我们514都很好,对我很照顾,永远都是你的小弟,下次回来我们再聚。

有点慌

前些天的某一晚,她忽然半夜找我聊天,起因是她喝醉了,绚没回她,就发微信给我?差点想打过来?一脸懵圈,内容大概是跟我说她准备辞职了,同事们为她饯行,然后她不开心,玩大话骰,输了,喝了比较多啤酒,工作比较辛苦,做什么也不顺心,比较累,就是遭受的东西都比较坎坷,这样。那时候我刚准备看完小说睡了,看到微信亮起的红点比较惊讶吧,就是她和我说的内容有点想不到,我没有装睡,或者不回。怎么说呢,还有点,小兴奋。就是事后或者当时也会觉得,是人也会累,她也比较要强,想去留学,也不想花家里的💰,自己通过卖美瞳也买了不少东西,觉得自己在混日子,但是怎么才不混日子,就只有笼统的回答。


就是赚很多钱,当然聊的比较久,也问了我的近况,就是觉得自己不大行?反正我觉得还挺行,能靠自己满足日常花销买ps4可见还是可以的。她说怀念和我们喝的时候,我直接告诉她你只是怀念那种氛围吧,那会你也没喝多少。好像人都是这样的?不顺的当下,经常会想起印象美好的过往。后面就是她在讲,我在听,她不断自我否定,我就不断肯定她,反正觉得她那晚特逗。说话的语气比较不像平时的她。


其实是对青春或者未来的迷茫吧,她对自己有比较高的要求还是目标来着,可是她觉着自己能力不够,情绪比较沮丧。我承认我自己的内心也是被她这样一找,有点乱不然也不写在这了。印象中,自从分手前,她就很少会对我说这么多心里话,就是那种被信任的感觉又回来了?在一起的原因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互相之间的交流,我感觉比较发自心底那种。感觉被信任,抑或是情感垃圾桶,刚好有人听那就讲了,反正最后我还觉得人家蛮可爱的。😄,然后你懂的,脑海不由得回首往昔,比较投缘的那些瞬间或是对话,也想到那句早知就不开始,百感交杂。她找我前,我还真就想过她最近过的怎么样来着。复合?闪过这个念头的,然后第二天找她聊天?问长问短?没有,我觉得那晚之后有点糟糕,所以控制住了,啥都不讲。我想想为啥是一个人,除了自身或者对方的原因,还有就是自己的选择吧。 


懂的自然懂,不想自作多情,不想变的太偏执,或者患得患失,距离产生美。


最后就是我也不知怎么办。

珍惜余下的每一天 

大鹏新区 看看海

心情不好
今天六级成绩出来了,没过,不甘心,不是因为是抱佛脚的,我没有抱佛脚,上半年每晚坚持听录音,做两篇阅读,每天都背单词,就是写作练的少了点,但是不过就不过吧,tmd,和第一次考的时候差不多,一点起色也没有,大概不甘心在这里,之前想过会不过,但是这样的结果多少让自己不满意甚至是急了,我知道不是说随便搞一下就叫很努力,我应该也有努力,不过努力的程度不够吧,所以还是这个样子,就很急,病急乱投医。完了之后今天去镇上的广场打球,打的不好吧,还被些大叔阴了一下,还说了两句,顿时有点较劲,处理球也比较慌,只是本来脚踝就不好,之前打被垫了一下,跳不起来了,就忽然一下子之间很想争,很想证明自己,打爆他们,只是现在的身体状况和4年前不一样了,很久没这样了,以前在理工被人嘲笑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在天体被秀了心态也还好,最近球场上反而是特别敏感,应该是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信心吧,体育运动不可能一蹴而就,打的少,反应也会下降,但是就是怕自己的右脚踝好不了了,因为偶尔脚踝还是会痛胀,没有办法把场子找回来,就是很好斗,要面子。以前我被搞了以后,打久一点,总能把他们打回来。归根到底,还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吧,总想着全力以赴就只有冲结果就现在这样了。这样看起来是对自己没信心,也是想找借口,自尊心受挫了吧,自己跟自己较劲,转牛角尖了吧。反正就很不爽,很想说脏话。只能告诉自己,都是积累的,急不来的。

23
农历生日快要结束了,当然今年妈妈还是为我庆生,请我吃一顿好的,吃到了想吃的蛋糕,虽然作为一个胖子,甜吃于减肥无益,但是呢还是吃了再说,一时之间减不下来,肥倒是一天多一点。挺开心的吧,也不是特别大喜那种,平淡中的愉悦。
去年到今年,之前的希望实现了,不忘旧朋友,认识新朋友,也经历了一些事情。逐渐觉得时间于人而言是很无奈的,就算曾经很舍不得大家,但终究是会随时间各奔东西,那时候的情感是时间线上的产物,不过也会藏在心底,某一天想起依然有想法。有些事情的发生,是很相像的,或者曾经是当事人,也会发生在身边的人身上。
以往对于友人的一句话或者相当于约定,十分上心,现在感觉,疏远之后也会变成客套话,不必当真,因为身处的环境不断在变,人要与时俱进,硬咬着这些话,没啥意思了。英语课本练习有句翻译很直白说的友谊之花是要互相间的灌溉,才能绽放。哈哈哈哈这句话太尬了。有时候吧,我会觉得我们之间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久而久之,就感觉也不是那么好,逐渐人来人往,萍水相逢罢了。
人不想做某些事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或是为了自己的感受,都不大想往自己身上找原因或是自己负责任,因为我是好久才真的承认考不好和父母关系也不大,分手真说起来也是自己理亏,于心有愧,但是那时候哪会这样想,都是出于心里安全需要,找说辞吧。摔倒地上,总要拿点沙子,不亏嘛,我有时候其实也是在自己骗自己,到底想要啥,不断反问自己,知道答案总是不一样。
万事万物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相对的位置和目的,像我这种经常丢三落四的就不能用这个解释了。提醒自己不关自己事的别多事吧。懂得自然懂,不懂也没办法,再好的人也有不妥的地方,再糟糕的人也有一两个朋友吧。 况且我还不算太差呢是吧,家人也挺关心,尽管有时候意见相左,还是有一些兄弟和朋友相伴,也是幸运的,像胖哥还真惦记着请我吃宵夜,我只是没得讲侃一下他。他经常欠债,工作也累哪能那么较真呢,但是他记得,没忘,总问我什么时候去中山,这就够了。
生日的愿望就是过六级,成为一个真正的有意思的独立的人,拍出好的照片,能逢山开路,遇水填桥就不错了。
最后祝自己生日快乐,万事如意

云也写意

大三又结束了
来吉珠的这一年过的很快,大三学年结束了,第一次读本科,感受本科院校的氛围,授课方式,也正如去年生日时所说的结识新朋友,没有忘记旧朋友。这个希望实现了。尽管认识的新朋友不多,但是也经常去中山,和老舍友们一月一聚,偶尔也回了理工看看,尽管那里已经不属于我了。人嘛,总是会有念想的。
在不经不觉间,好像也习惯了吉珠这所学校,观音山下,南海旁,依山傍水,这里的夕阳还有云朵和蓝天都很好看,也给人舒适的感觉。海边和山边的天空都有各自的魅力,还有一个免费的游泳馆,泡着水,抬头看天,就会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这学期没有第一学期那么忙了,多了自己的时间,跑步,游泳,打机,听录音做六级。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是的,剩下的大学生涯不多了,其实能继续读书已经很幸运了,过着学生的生活,真的不能要求更多了。认识了很多有趣的老师,也只是初步了解了一下商科的知识。可能这样的经历对于自身也没什么作用,可是谁知道呢。
再说回念想,其实也是时间的产物,时间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有特殊的关照,无情的时候无情,过去的事情时间只会留下结果,像我这样的偶尔还是会回头看,当然了,我也知道经常回头看不好,还是希望从中吸取教训。某一天回到理工的时候,遇到了浩凯师兄,师兄老远就认出我来,开着车和我打招呼。和师兄相识于修电脑,此后无论是帮衬他的打印店还是去拿快递,总会和他聊上两句,忽然挺满足的,在理工还有人记得我。我几乎把学校逛了一遍,变化自然有变化,熟悉的地点也勾起某些片段。然而这些已经成为了脑海深处的记忆片段了。
说来也奇怪,当她再一次找我聊天的时候,那种很聊得来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自己都会不自觉地中招失眠,结尾的下次再聊,是情绪复杂,既想也不想。不过时间只会往前走,看似很持久的东西,某一天还是会变,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在变吧,无论什么时候,于任何人而言机会与可能都不是坐着就有的,所以还是珍惜每一天,力求过的有意思。